永利集团网址 影视影评 不但含有了中迷你电影和电视制作公司的创作,本是《古剑奇谭2》的播出预期

不但含有了中迷你电影和电视制作公司的创作,本是《古剑奇谭2》的播出预期



每年播出的数百部影视剧本就已让不少观众应接不暇了,但不为人所知的是,每年还有大约1/3的影视剧排着队拿着上映的号码牌苦苦等待。而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一直未能播出的滞销剧,不仅包含了中小型影视制作公司的作品,甚至连一些上市公司的作品也未能幸免。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能够让相关剧集尽快实现变现,各个公司也不得不另谋出路,以减少自身受到的损失。

全文共2351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如果你最近打开视频网站,会突然发现网站播出的剧集数量激增。虽然常常挂着网络独播的名号,但这些熟悉的剧名还是让人不难发现,那些以前说好了要在卫视播出的电视剧,纷纷转移了阵地,变身网剧面世了。

画虎画皮难画骨

明星股东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就是一把双刃剑,过去一年,这把剑的负面效应在唐德影视身上显现得尤为明显。4月29日晚间,随着2018年报、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的发布,唐德影视在过去一年经历的业绩之痛也随之揭开。回顾唐德影视上市之初,《武媚娘传奇》让公司扭亏为盈的同时,坐拥赵薇、范冰冰等明星股东让唐德影视风光无限。然而如今,公司亏损近10亿元、《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唐德影视又该如何度过这个多事之秋?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视台新剧播出却不温不火,上半年没有出现一部全民爆款电视剧,下半年原本竞争激烈的暑期档,如今也没炸出一点儿水花来。不少二三线卫视甚至在首播黄金档播起了老剧。电视剧在台网之间此消彼长,播出平台转移的背后,是国产剧市场正在去库存的现实。

  我国一直是影视剧生产大国,凭借每年上万集产量多次位居世界首位,但大量滞销剧的存在却拖了后腿。曾有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每年能够实现播出的影视剧只有9000集左右,约有1/3的剧集处于暗无天日的状态。

图片 1

国产剧每年积压约6000集

  滞播魔咒不仅仅困扰小型影视公司。北京商报记者针对幸福蓝海、华录百纳、华策影视、新文化、慈文传媒5家影视上市公司的2018年半年报进行初步统计发现,今年以来以上公司共计有8部302集影视剧完成拍摄但尚未正式播出。

01

不少热门IP剧屈尊其中

  部分影视剧之所以不能按照计划播出,与作品本身情况密不可分。部分影视剧在创作过程中只瞄准曾经出现的爆款而照猫画虎,试图获得同样的反馈,但制作水平和内容质量却无法达到相应标准,在原本就供大于求的市场上,缺乏竞争力,较容易在初期阶段就被市场淘汰。

亏损9.27亿

时间倒回两年前,在浙江象山开机的电视剧《古剑奇谭2》剧组,应该万万没想到两年后,这部有着大IP和明星加持的古装玄幻大剧最后的出路是在网站独播。毕竟就在开机前的那个夏天,有关《古剑奇谭》第一部88亿次总播放量的流量奇迹还尚未被人打破。就在拍摄期间,包括湖南卫视在内的多家卫视也曾先后将《古剑奇谭2》写进招商PPT,先台后网、收视网播同时大爆,本是《古剑奇谭2》的播出预期。

  影视剧一旦不能按照原计划播出,甚至延迟多年都未能登上电视台或视频网站,随着滞播期间观众口味的改变以及拍摄制作技术的提升,略显老旧的滞播剧要想与新作品在竞争中获得亮相的机会,难度不小。影评人刘畅如是说。

2018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收入37,151.77万元,同比下降68.52%;营业利润-8.85亿元,同比下降558.48%;净利润-9.52亿元,同比下降596.1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9.27亿元,同比下降581.55%。

事实就是这样残酷,和《古剑奇谭2》一样,从台播转网播的电视剧还有最近的剧版《重返二十岁》《天乩之白蛇传说》,以及之前播出的《人生若如初相见》《她很漂亮》《茧镇奇缘》《幸福巧克力》《雷霆战警》等。有统计显示,仅今年三月份,就有四部原定台播的电视剧转网播出,视频网站成了积压电视剧的应急通道。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现阶段不同观众对影视剧的喜好存在差异,制作公司需要围绕不同口味制作影视剧,但从整体数量来看,影视剧的产量仍较大,且其中也存在很多剧集的质量并不过关,白白耗费了物力、人力,还不如将以上资源提供给有质量保证的作品,从而让故事情节、镜头画面、后期制作等方面更加完善。

对于业绩的不尽如人意,唐德影视方面表示,由于公司投资制作的头部电视剧《巴清传》于2017年实现首轮卫视播映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销售收入,但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截至年报披露之日,公司仍未接到该剧电视播映权购买方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购买方针对该剧出具的排播计划,“鉴于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管理层针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导致公司自上市后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影视专业媒体金牌舆情官指出,目前我国国产剧年产量已经超过15000集,但其中能够播出的则只有9000集左右,积压剧在整体国产剧的产量中占比几乎超过三分之一,面对庞大的积压剧数量,从卫视转为网络播出,势必成为积压剧的一条出路。

求变现各行其道

图片 2

电视台播出剧集难度加大

  滞播等于烧钱。现阶段影视剧的投资成本越来越高,单集制作成本最高可达800余万元,总投资达上亿元的剧集已不是个例,若无法顺利发行播出,相关公司承受的损失可想而知。

据悉,《巴清传》相应合同款项的回收滞后,亦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导致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进度有所滞后,加之受影视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本年度影视剧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受上述因素影响,目前唐德影视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亦大大增加。

改为网播以免血本无归

  唐德影视就是个例子。该公司作为制作成本超5.8亿元的《巴清传》的出品方,原本以为该剧能够实现热播获得较好的市场反馈和收益,但相关主演却接连出事,截至目前仍未能实现播出。

作为一家以影视剧投资、制作、发行为核心业务的影视公司,电视剧一直是唐德影视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可占公司总收入七成以上的比例,最高时甚至能到九成。但据唐德影视一季度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唐德影视实现的电视剧版权转让收入为2298.35万元,主要来源于电视剧《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天乩之白蛇传说》等海外版权代理销售收入。这与唐德影视2018年第一季度在电视剧业务上实现收入1.72亿元相比,缩水了6/7。

电视剧积压并不是新鲜事,但今年尤其严重,归根结底在于今年以来台播的市场压力加剧。面临积压问题的电视剧中,一部分是因为题材不再符合台播要求,一部分则是拍摄制作落后,跟风之作居多。

  唐德影视曾发布公告称,若该剧未能在2018年播出,公司本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会因此受到不利影响,而可能影响公司对其他影视剧项目的投资进度。且因唐德影视在2017年已确认《巴清传》6.17亿元收入,2018年1-6月确认该剧收入7086.65万元,假若《巴清传》停播解约,唐德影视将出现约7亿元的坏账。

收入大幅减少、亏损状态仍在持续的现状,让唐德影视处于聚光灯之下,而该公司实际上自2017年便已开始出现业绩增长缓慢的情况。2015年和2016年,唐德影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12亿元和1.79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30.98%和59.43%。然而到2017年,唐德影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实现7.53%的增幅。随后在2018年,唐德影视更是出现近10亿元的亏损。

目前电视台的积压剧中,不乏积压时间已达两三年之久的,以古装剧和现代都市剧最多。像由段奕宏和戚薇主演的《谋圣鬼谷子》被积压了近五年之久,由严屹宽、杜若溪主演的《大清江山》被积压了三年多,由罗晋、王丽坤主演的《封神》则被积压了三年。这些剧目在制作之初都以古装传奇为主,明星阵容做主打,制作成本也不低,但由于这两年的限古令(指广电政策要求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古装剧不得超过全年剧集的15%),一家卫视一年内能够容纳的古装剧不超过两部,这些中等体量的古装剧便只能进入待播行列。而另一部分积压的都市剧,像由佟大为、刘诗诗主演的《如果可以这样爱》积压了两年多,原因是成品质量无法让电视台满意。

  为了避免使自身出现较大的损失,影视剧公司也在通过不同方式推动旗下作品能够实现播出,其中增加对视频网站的输出成为重要方向之一。据《2018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播出的425部新剧中,网络独播剧集数量首次超过台网联动剧集,其中48%的剧集采用了台网联动的方式,而网络独播剧的数量占比则达到52%,占据半壁江山。

02

众所周知的是,古装剧其实算是国产剧中投资体量相对较大的,即便只是中等量级,投入也基本要亿元起步。花了大价钱制作,一旦没有被卫视看上,大笔的投资就要打水漂,对制作公司来说堪称灭顶之灾。有业内制片人直言,眼看着今年卫视播出环境趋严,不少成色还算不错的电视剧已经开始放弃苦等电视台,纷纷选择转网自救。

  具体到公司层面,影视剧公司已开始在作品创作之初就与视频网站进行合作。以慈文传媒为例,该公司制作的《暗黑者3》,出品方包含腾讯视频。在业内人士看来,通过将作品与视频网站进行深度绑定,一方面是在分摊风险,另一方面也是对剧集实现播出进行铺垫。除此以外,影视剧公司还会与播出平台就播出方式提前进行沟通与调整,因此可以看到目前电视台等方面播出影视剧在时间等安排较为灵活,以此来提升播出的效果。

爆款难再现

不过,在影视剧的版权采买市场中,有一条不成文的鄙视链,能台播的要比网播的好,纯网自制要比转网播的好,能做到台网联动的一线剧集是少之又少。而根据目前的市场价格,传统一线大剧台网连播的价格,以两家电视台和一个网站组成的三方买家来估算,单集售价至少可以达到300万元一集;但如果网络独播,售价可能只有网站的150万元一集。不过,有平台愿意买剧,总归是能收回成本,总好过无法播出、彻底赔本吧。有制片人透露。

合理规划项目周期

回顾唐德影视2015年上市之初,正是星光璀璨的时刻,不仅达成了登上资本市场的目标,该公司出品的爆款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更是吸睛无数,并在播出期间实现CSM50城收视率多次破3,平均达2.959,成为2015年收视率最高的剧集。

转网播未能收获好流量

  如今,影视剧滞播的问题也已引起政府层面的重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曾公开表示,电视剧虽然取得了突出成绩,但整体品质不高,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仍未根本扭转。据《2018中国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全年生产完成并获得发行许可的电视剧总量为1.35万集,较大的规模无疑增加了市场竞争。

通过《武媚娘传奇》的发行销售,唐德影视也实现不菲的收入。公开数据显示,该剧在2014年给唐德影视贡献2.68亿元的销售收入,占该公司当年总营收的71.51%,包括《武媚娘传奇》的独家首轮卫星电视播映权以2亿元的价格卖给湖南广电,网络独家版权则以7800万元的合同金额销售给乐视网,此外《武媚娘传奇》还销售到台湾等地区进行播出。

积压剧救命通道不会长

  多位从业者对于影视剧的高产量产生担忧,其中影评人刘贺表示,一年只有365天,而一年有上万集获得发行许可的影视剧,若要这么计算,平均下来每天需要看差不多40集才能把所有新剧看完。就算一集只有30分钟,看完每天平均份额的40集也需要差不多1200分钟,意味着20个小时。但每人每天只有24小时,即使每天不工作、不学习,也需要维持正常生活的吃饭睡觉,如此大的数量无疑是看不完的。

在首轮播出完成后,《武媚娘传奇》的后续发行同样拥有较大的市场,包括浙江卫视、河南卫视、广西卫视均进行播出,同时唐德影视在2015年的多份业绩报中均提到,《武媚娘传奇》实现较高的发行收入推动公司业绩增长。

作为积压剧的应急通道,视频网站今年虽然确实采买了不少台转网剧,但也未必乐意一直要当冤大头和接盘侠。根据现有的数据来看,有些电视剧在转网播出后的流量并不理想,直接导致视频网站方面也开始考虑未来要减少类似剧集的采购。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过去影视剧数量虽多,但也出现了不少粗制滥造的作品,随着行业洗牌加剧,影视剧也会向以质取胜转变。在刘畅看来,随着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影视剧制作公司为了避免剧集直播,应当更为科学、合理地安排制作、播出周期,且从立项开始,就应当充分做好风控方案,避免剧集囤积对公司业绩、项目运营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图片 3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表示,有些积压剧在创作之初就不是为网站量身定制,并且类型、题材和制作方式也趋于雷同,网站购买这类剧集更多是出于一种全局观,是需要达到一定的市场占比,但这类项目往往不符合网站气质,以后这种采买也肯定会逐步减少。在她看来,未来视频网站会和电视台一样,购剧时加强筛选,网站还会倾向于做更多的自制剧,像爱奇艺平台这两年的爆款剧如《河神》《无证之罪》和《你好,旧时光》等,大多都是平台自制,只有自制才能代表平台的调性。

可在《武媚娘传奇》播出后,唐德影视却难以再推出第二部同样火爆的作品。

有些视频网站在买剧时,还会和剧方签订协议,要求该剧确定会在某台播出,才能给出相应的版权价格。一旦未能实现台播,网络购剧的价格可能还要下调。某地方卫视一线版权采购工作人员透露,尽管如今网站的购剧资金日渐雄厚,但能够在电视台播出,对剧集意味着曝光度和影响力的双重加码,电视台像是给网站打了免费的广告,只要经过台播,网站的播放量会有量级上的增长。因此,因为无法台播而转网,短期内也许是部分积压剧的应急通道,但随着市场筛选标准的进一步强化,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也许将会失效。

以2018年为例,唐德影视收入前5名的影视作品为《战时我们正年少》、《东宫》、《脱身》、《正阳门下小女人》、《打火机与公主裙》。其中,实现播出的《正阳门下小女人》在北京卫视播出的CSM52城收视率最高为1.702,江苏卫视CSM52城收视率最高的一次仅为0.928,尚未破1。而在视频网站上播出的《东宫》,虽然也引发不少热门话题,但据猫眼专业版显示,该剧播出期间全网热度几乎没有进入前三,无法形成《武媚娘传奇》当时的播出效果。

而被视为唐德影视重磅作品的《巴清传》,至今尚未有进一步播出消息出现,这在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沈望舒看来,迟迟未能播出不仅会给公司收入带来影响,因观众喜好会随时出现变化,同时市场上也会陆续有新剧集上线,延期播出后能否获得预期的播出效果需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03

关键人物范冰冰

“唐德影视的发展过程中,范冰冰无疑是个关键性人物。曾经的辉煌与范冰冰息息相关,而如今的业绩低谷也和范冰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影评人刘畅如是说。

图片 4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唐德影视便曾与范冰冰签下为期4年的艺人经纪代理协议,范冰冰若要参演电视剧必须经唐德影视同意并由唐德影视或其关联方对该电视剧进行投资,并按照相关比例收取代理费。

随后在唐德影视上市时,范冰冰已成为唐德影视的股东,并作为股东代表参加敲钟仪式。而对于这种深度绑定,唐德影视董事长吴宏亮曾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与范冰冰的这种紧密绑定,也是一般影视公司做不到的,说到底,影视公司核心还是要靠人。”

但对比4月29日晚间发布的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度报可以发现,截至2018年底还持有唐德影视644.96万股股份,位列前十大股东的范冰冰,却在2019年一季度唐德影视前十大股东中消失。按照现阶段唐德影视第十位股东持股600万股进行推算,范冰冰减持了至少44.96万股,套现超200万元。

唐德影视近年来还在不断扩大业务版图,不仅开始已加强电影业务的布局,2016年初,唐德影视还通过6000万美元买下《The
Voice
of…》节目模式五年4季的应用权,正式进军综艺产业。然而,扩大版图之后并非全是有利的回报,尤其是买下《The
Voice of…》版权后,唐德影视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官司。

针对范冰冰与唐德影视目前的合作情况,以及唐德影视是否制定相应措施缓解业绩压力等方面,北京商报记者向唐德影视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表示,如今影视剧追求的不再是“量”而是“质”,唐德影视应在必要时收紧投资版图,专注某一领域的剧集制作,以精品内容取胜。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